-

“空間法則!”

元宗主心中大驚,看著蕭子寧離去的方向,心中驚駭不已。

蕭川還想去追,元宗主拉住了他,“讓他去吧,他若是不能夠自己親手解決這件事情,要是出了什麼意外,這件事定然會成為他的心魔。”

“你的孩子,你還不相信嗎?”

蕭川咬牙,他不是不相信,而是蕭子寧的實力與對方差距大,這真的行嗎?

元宗主臉上出現一抹意味深長,“彆人或許不行,但他,還真說不準。”

輕音和齊越心中震撼不已,從進門開始就震撼到現在。

“極品丹藥也是這小子煉製出來的。”

弘老頭的語氣裡滿是無奈,他也不想承認,但事實就擺在眼前,他不得不認。

五人都驚愕的看向弘老頭,“他煉製出了極品丹藥?!”

尤其是輕音,她本身就是煉丹師,如何不知道極品丹藥有多麼難以煉製,多少煉丹大師窮極一生都無法煉製出一顆極品丹藥。

而蕭子寧,纔多大?也就二十多吧?

這樣的年齡在他們六壬派,都屬於小孩類型的,就連他們之中最年輕的輕音,也已經四十歲了。

輕音和齊越都麻了,在陣法之上蕭子寧就已經足夠逆天了,現在在煉丹上也不當人,這還讓他們活嗎?

在認識蕭子寧之前,他們都覺得自己多多少少算一個小天才,但現在,他們甚至都覺得自己不配煉製陣法,不配煉製丹藥。

弘老頭比他們受到的打擊更大,他佝僂著身子,步履蹣跚。

一百五十年了,他無一時刻不追求著更進一步,煉製出極品丹藥,但在此刻,他終於明白,有些事情,是早已註定好了的,或許,他的煉丹之路,就已經到頭了。

一輩子,都是這樣了。

而元宗主今天是第一次見蕭子寧,他對蕭子寧顯然更加感興趣。

在聽完輕音和齊越的講述之後,元宗主對蕭子寧的認知更加深刻,同時他對蕭子寧更加感興趣了。

“你們說,他獲得了陣道天尊的傳承?在此之前他隻是超凡境?”

元宗主深深震撼,陷入沉思,此人在陣法上同樣有著驚人天賦,在武道上,恐怕天賦也不會低。

齊越他們所說的事情,距離今日也不過十來日,而他現在的實力已經一躍達到了一重巔峰!

忽然,他心中有一個大膽的猜測。

他,會不會就是那個所有人都在找的那名絕世天才?!

若是他的話……

元宗主綜合了一下他在陣法和煉丹上的造詣,忽然就覺得不是那麼奇怪了。

當奇蹟頻繁發生,但隻發生在一人身上之時,這時候,發生的就不是奇蹟,而是實打實的天賦。

天選之子!

蕭川也是第一次知道蕭子寧的這些事情,他這個做爹的,似乎都有些臉熱。

“這下你更加不用擔心了,能在龍虎榜前十的強者手上活下來,就代表了他的實力與頭腦,相信他!”

元宗主倒是顯得豁達許多,臉上的笑意要剋製不住了,他隻要一想到,那等絕世妖孽,在他們六壬派,這是何等的喜事?

忽然想到歐陽婉玉的事,他的臉上再無笑意。

“我這邊也會繼續派人追查,敢動我們六壬派的人,就算對方是三等勢力,本元宗主也絕不會善罷甘休!”

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從元宗主的身上爆發而出,他的眸中蘊含著濃烈殺意。

——

離開了六壬派的蕭子寧,一路朝北飛去,身影在空中瞬移,若不是有心人特意去看,恐怕連蕭子寧那一抹短暫出現的身影都捕捉不到。

一路上,蕭子寧緊繃著臉,周身的低氣壓攪動空間氣流。

蕭子寧毫不停歇,半日之後,他終於到了三師姐口中的北山穀。

北山穀不是一座山,而是一片山脈!

蕭子寧看著表麵毫無異樣的山脈,狠厲在眼中流轉,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他的身影猶如閃電之勢,在林中穿梭。

約莫是一刻鐘之後,他來到一塊平地。

直覺告訴他,不對勁!

他停了下來,目光鋒利的射向一個方向。

“滾出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