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網 >  明若 >   第790章 老糊塗了

-

蘇大將軍秒懂,皇上和皇後孃娘微服私訪不可聲張。但是,也不能讓帝後站著觀禮。蘇大將軍連忙將兩人請去上座,明若很低調地選了顏昭白旁邊的位置坐下。

“這裡有陳皮糖。”顏昭白將一碟糖果放到明若麵前,“小九兒怎地這麼晚纔來?”

“我先去司府給語凝添了妝,然後纔來的。”明若往四下瞧瞧,“爹爹不來嗎?”

“跟外公說話去了。”想起自家老父親在老國公跟前恭順謙卑的模樣,顏昭白就覺得——這爹看著像是被掉包了。

“哦。”明若點點頭,往嘴裡丟了一顆糖。

隨著一聲聲唱禮,大將軍府這邊婚禮按部就班進行,反觀仝家那邊就磕磕絆絆,跟鬨著玩似的。

齊小姐明白,要想以後日子好過,她就得裝作毫不知情,是受害者才行。

所以,喜嬤嬤攙著她走進喜堂,待要拜堂時,齊小姐輕聲開口:“等等……這樣不大對吧?”

坐在‘高堂’上的仝老爺和仝夫人眉毛跳了跳,難道……簪纓世家的婚禮有什麼特殊儀式?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,卻都不得要領。

仝夫人給喜嬤嬤使了個眼色,喜嬤嬤暗暗用力,按著齊小姐的肩膀:“新夫人快些行禮,誤了吉時可不好!”

齊小姐身形嬌小,被粗壯的婆子押著,就顯得特彆弱小無助。

仝公子為人正直,仝老爺和仝夫人根本不敢把‘換新娘’的事情告訴他。

雖然,仝公子對父母安排的妻子不甚滿意,卻也見不得喜嬤嬤這樣對她。

仝公子拂開喜嬤嬤的壓在齊小姐肩膀上的手,沉聲安慰:“彆怕。”

“嗯。”齊小姐應了一聲,心中想的卻是——這夫君能處!

拜堂之後,齊小姐直接被喜嬤嬤‘送’入洞房。

仝嶽應酬好賓客,一回到臥房,就聽到哢噠一聲。他轉身去推房門,果然從外上了鎖。

仝嶽不由蹙眉,這光明正大地娶親,越看越像山匪搶親,難道是趙小姐不願嫁與自己?

帶著滿心疑惑,仝嶽走進內室,隻見身著大紅嫁衣的姑娘端坐在榻上,看著倒是不像要跑路的樣子,那嬤嬤為什麼要鎖門呢。

案幾擺著點心酒水,還有秤桿絲線小巧的玉如意……仝嶽隻知道要掀喜帕飲合巹酒,冇喜嬤嬤指點,實在搞不清其他物什是什麼用處。

仝嶽隻得上前掀起喜帕,四目相對八方無聲。

兩人靜默一瞬,又同時開口:“你……”

仝嶽雖然與趙小姐不熟識,但也遠遠見過幾次,他完全可以確定,這不是趙漣漪:“你是?”

“我是齊白鷺,今日大婚迎娶夫郞……”齊小姐答得坦蕩。

齊家為齊小姐招贅婿,在京城算是一大趣事,仝嶽也頗有耳聞。

這下,奇奇怪怪的婚禮就能解釋得通了——齊小姐本不是要嫁入仝家之人,是被爹孃‘搶’回來的,所以需要格外提防。

但是,為什麼呀?自己是仝家長房長孫,給齊家當贅婿,怕是老祖宗的棺材板都壓不住了,爹孃這是老糊塗了?

仝嶽拍了拍腦門:“這中間肯定出了差池,齊小姐彆急,我……”

其實,他也冇什麼好辦法,畢竟堂也拜了,洞房也入了,齊小姐就是他的妻子了。

仝嶽隻得試著喚人把門打開,叫了半天,不出意料,院子裡一點動靜都冇有。

仝嶽一咬牙,捉起手臂粗細的喜燭,就要去點窗紙。

媽呀,齊白鷺被仝公子的舉動嚇了一跳——這位仁兄如果是女子,定是那‘寧為玉碎,不為瓦全’的貞潔烈女。可惜自己還冇活夠,完全不想如此剛烈。

齊白鷺走到仝公子身邊,將他手中的喜燭拽離窗紙:“仝公子不必如此冒險,這門明日一早應該就會有人打開。

之後,你走你的陽關道,我走我的獨木橋,肯定不給你添麻煩,咱們一切以性命為重。畢竟,我爹孃隻有我一個女孩兒。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,就太殘忍了些……”

齊白鷺在心裡嘀咕,仝老爺和仝夫人連嫁去大將軍府的縣主都敢搶,簡直就是瘋批。萬一他們寧可把房子燒了也不給開門,自己就要被活烤了。

仝嶽覺得隻要起火,肯定會有人來救火。但是,萬一冇人來呢?

本來已經耽誤了人家姑娘娶夫郎就不對,再害人性命,就更罪孽深重了。至於自己嘛,爹孃都要讓他去當贅婿了,大抵也不會管他死活的吧。

“真是對不住了。”仝嶽將喜燭放回原處,“那咱們就安生等著吧。”

“好。”齊白鷺看了看桌案上的點心,雖然餓了一天,但出於禮貌還是要問一下主人家,“我可以吃兩塊如意酥嗎?”

“齊小姐請用。”仝嶽看到齊小姐頭上戴的花冠,鑲金嵌寶看著就沉甸甸的,齊小姐的脖子都直了,“齊小姐要不要先把花冠取了再用點心?”

“你不介意的話,我就摘了它。”齊白鷺雖然覬覦人家公子,但是,更愛惜自己的小命,再惹得人家公子點房子就不好了。

“我幫你拆吧。”仝嶽心中哀歎,娶夫郞的奇女子如此灑脫,自己倒像女子一樣了。(齊小姐:你誤會了,我隻是覬覦你的美色,心虛罷了。)

“多謝。”卸去幾斤重的頭飾,齊小姐撥出一口濁氣,想給自己倒盞茶,“咦?冇有茶水……”

“我來。”仝嶽走到平日放茶壺的案幾前,發現空空如也,“抱歉……今天怕是隻有酒……”

“……”齊白鷺也是服氣,這設計也算細緻入微了,“我還是吃點心吧。”

仝嶽打開酒壺聞了聞:“是桃花釀,少喝一點是不會醉人的。”

“那就喝一點,我要渴死了。”齊白鷺端起酒杯淺嘗一點,這酒甜甜的很好入口。

仝嶽覺得齊小姐這率真的性子很好,比做作的趙漣漪強多了,抿成直線的唇不由得彎了彎。

明若擔心自己點錯了鴛鴦譜,拉著夫君在仝府的大樹上賞月,準備隨時營救齊小姐。

看兩人相處得不錯,拂去掉在裙襬上的落花:“打道回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