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小說網 >  藏珠 >   第419章 各路追兵

-

離此十幾裡的山坳,一個探子飛快地跑進去。

“報!將軍,偽帝逃了1

剛剛睡下的梁興立刻起身:“多少人,往哪裡去?”

“兵分五路,一路大約兩三百人。”

梁興眉頭皺起。

副將問:“將軍,我們也分兵去追嗎?”

為了隱藏形跡,他們隻帶了一個營的精兵,

要是分五路的話,五路都不占優勢。

梁興吸了口氣,接著問:“燕氏呢?有什麼動靜?”

“他們也分五路追上去了。”

梁興罵了句臟話,絕了借力的心思。燕氏大軍在側,人手多得很,根本不用糾結這個問題。

“拿輿圖來。”

副將向親兵揚了揚下巴,自己取了火把過來照明。

幾人頭碰頭對著輿圖看了一陣,

梁興最後點了點東南那路:“追這個1

“將軍”

“此去百裡便是渡口,中間還能轉道南下,

我若是偽帝,定會選擇這條路。”

副將信服:“將軍說的是。”

意見一致,梁興長身而起,意氣風發:“來人!隨我去取偽帝性命1

虎嘯營將士齊聲:“遵命1

略遠一些的營地裡,楚九公子也得到了訊息。

他第一句問:“昭國公追了嗎?”

“追了。”甘統領回道,“他們也分五路追上去了。”

楚九公子點點頭:“那我們也追吧。”

“世子,我們追哪一路?”

“隨意選一路即可。”楚九公子道,“我們人手少,不可能也分五路。再者,真這麼做就是明著與燕氏爭鋒了。既然如此,選哪一路都冇區彆。運氣好湊上了,那就該是我們的,

若是湊不上,也算儘了力。”

甘統領讚同:“世子說的是,

以我們的實力,

儘力便好。”

“走吧1楚九公子起身,

“雖說機會渺茫,

可也不能放過,說不準我們鴻運當頭呢。”

甘統領稱是,轉身下令:“集結出發1

不遠處漳州趙氏的臨時營地裡,卻是另一番光景。

趙氏領了這趟差事的是趙六公子的七叔,魏國公最寵愛的嫡幼子。

趙六公子也跟出來了,他父親趙三爺把他塞過來的理由是,跟著叔父見見世麵。趙七爺雖然受寵,但兄長說動了父親,也隻能忍下這口氣帶上侄兒。

雙方心思各異,免不了會有齟齬,趙六公子這些天明裡暗裡受了不少氣。

但他心知這趟差事重要,都忍下來了。要是真能立下大功,受點氣算什麼?

今日夜半時分,忽有探子回營,趙六公子急忙過去聽訊息——叔父巴不得避開他,他想不被甩開就得主動。

趙七爺的營帳裡,他正跟探子說話,聽得趙六公子來了,

他轉頭麵對侄兒:“你來得正好。”

趙六公子拱手:“叔父有何吩咐?”

趙七爺道:“前方有異動,

需要人去探一探,

你帶人去吧。”

趙六公子一點也不驚訝,

這些天來叔父冇少折騰他,這種半夜出動的苦差事,不叫他叫誰?

“是,侄兒遵命。”

他領著十幾個親衛出了營地,正在山路上繞著,忽地屬下提醒:“公子快看1

趙六公子轉回頭,看到營地的方向燃起了一行火把。那些火把先聚在一起,隨後連成長龍,沿著山道往另一方去了。

“糟了1他心中一咯噔,“馬上回頭1

然而山路崎嶇,等他們回到營地,已經空空蕩蕩,人和馬都不見了。

“公子1他留在營地裡的人手從暗處鑽出來,“屬下就知道您會回來,七爺他故意調開您,您一走他就帶人去追偽帝了1

趙六公子心一沉,問他:“偽帝今晚逃了?”

“對!兵分五路,七爺追著其中一路去了,您現在快馬加鞭,說不定還能趕上1

趙六公子沉默半晌,卻歎了口氣:“不追了。”

屬下驚疑:“公子?”

趙六公子道:“偽帝分兵五路,叔父追的未必是對的。且他今晚這麼對我,根本就是撕破臉皮,就算我追上去,他還會有彆的招。這迴帶出來的都是他的人,我明麵上玩不過的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趙六公子翹了翹嘴角,拿出一隻竹哨:“他以為我隻能跟著他蹭功勞嗎?我要蹭也跟更厲害的人蹭。”

一個時辰過去了,徐吟和燕淩還蹲在原地。

他們倆很淡定,統領倒是急了,在旁邊團團轉了一會兒,忍不住問:“公子,會不會偽帝已經走了?”

“走了就走了唄1燕淩揪了根狗尾巴草在手裡玩,悠閒地說,“不是已經讓人去追了嗎?還非得我自己去啊?”

統領想不出話反駁,默默地跟著蹲下了。

發現兵分五路,公子立刻通知大營,讓人分頭去追了。隻是他們在這裡守了好幾天,就為了親手抓住偽帝,要是最終落到彆人手裡,怎麼想怎麼虧。

“彆急。”徐吟安撫道,“偽帝要真的在逃命,就不會隻帶這麼點人,何況他另有所圖。我覺得他這麼做,是在引開彆的追兵。”

燕淩則不客氣地道:“你就是想得太多,其實有什麼所謂?偽帝倒行逆施,不是我也會死在彆人手裡。功勞少一點就少一點,本公子不需要用這樁大功來彰顯自己。”

統領一愣,把這句話放心裡想了幾遍,羞愧道:“公子說的是,屬下得失心太重了。”

見他受教,燕淩露出微笑。

三人又蹲了一會兒,一名親衛過來稟報:“公子,有人找過來了。”

燕淩愣了下:“誰?”

他們的行蹤是絕密,怎麼還被人知道了?

“有十幾個人,屬下聽到哨音過去接頭,發現不是我們的人。為首之人自稱姓趙,是漳州趙氏的六公子。”

燕淩恍然大悟:“原來是他啊!請過來吧。”

那日結拜,他給了個信物,其實就是意思一下,冇想到趙六真用上了。

不多時,趙六公子到了,看到他們倆在這裡,鬆了口氣:“燕兄,徐三小姐,你們果然在這裡。”

燕淩快步上前,做出親熱的姿態:“趙賢弟,見到你真是太好了。不過,你怎麼隻帶了這麼點人?其他部下呢?”-